「三大王將,一大皇將?」

聽了李維德的訴說,夢天的眼中,卻是流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色。

李維德身為至尊初期,也只是在那三大王將和一大皇將之下排第五,也就是倒數第二,那麼,那三大王將,豈不是天劫三境之中的強者了么?

想到這裡,夢天的嘴角,又是狠狠抽搐了幾下,這究竟是一隻怎樣的軍隊啊?

「沒錯,正如你所想,三大王將,實力最低的一位王將,是人劫之境,而在他之上的一位,耐蝕道劫境的強者,至於最後一位王將,乃是天劫境的強者。」

「咕……」

夢天狠狠咽了一口唾沫,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但是,夢太能沒有想到的是,這三大王將,竟然直接是順著天劫三境的順序派了下來。


若是這般算的話,骷髏軍團的領袖應該是聖階,這支殭屍王李維德乃是至尊強者,再往上的三大王將,則分別是人劫強者、道劫強者以及天劫強者,那最後的那位皇將,豈不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帝階之境的絕世強者了么?

似乎是看出了夢天心中的震撼,殭屍王李維德翻了個白眼,然後擺了擺手。

「沒你想的那麼可怕,那位皇將,也只不過是堪堪達到了半步帝階之境而已。帝階強者,可不是那麼隨便就能誕生的。要知道,即便是在遠古,天地間也一共只有一百餘位罷了。」

「不過,像咱們這種至尊強者,也不過堪堪勉強混個小隊長罷了,像這些聖階玄階的戰士,都只不過是炮灰罷了。只有天劫三境的強者,方才是主力,而半步帝階的強者,才是真正的高手。至於帝階強者,那是領主一般的存在,一般不會輕易出手的。」

冥王强娶:鬼夫惹不得 ,在遠古竟然是炮灰?更令夢天鬱悶的是,至尊強者竟然是小隊長?

如果這樣說的話,那遠古人類的實力,究竟得有多強啊?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大家小心點兒!”霸絕大吼一聲,將鬼頭刀從刀鞘內一把拔出,刀身寬厚而狹長,看起來極其的威武,比他的軟腳蝦兒子的武器要大出許多倍,貌似有百斤以上的重量。

霸絕可以混成一方的霸主,果真是有幾把刷子。曦晨輕笑一聲,身形猛的再次加快,他以手爲刀,朝着霸絕的脖頸猛地劈來。

霸絕怒喝一聲,提起鬼頭刀朝着曦晨迎面劈下,只見火光四射,霸絕的刀將曦晨的身體劈成兩半,卻沒有濺出一滴鮮血,原來霸絕劈上的只是一道殘影,鬼頭刀劈在了佈滿青石子的地面上。當霸絕重新提起刀,警戒地四下尋找曦晨的身影時,卻聽見了兒子的呼救聲。

“爹,您救救我,我不想死。”原先一直躲藏在自己身後,不敢露頭的兒子,如今卻出現在了那羣乞丐隊伍的前面,他被人一手提着脖頸,一手抓着肩胛骨,彷彿待宰的羔羊一般。

而抓他的那人,正是方纔襲擊自己的青年,不知何時,他竟然將自己身後的兒子劫走,而自己竟然絲毫沒有察覺,他此刻正笑語盈盈地看着霸絕,可是在霸絕看來,那笑容怎麼看都這麼的陰森恐怖,彷彿要吃人一樣。

“放開我兒子,我們的事情一筆購銷。”霸絕沒想到事情竟然發展到這種地步,可是爲了兒子的生命安危,他還是沉下氣來,對着曦晨說道。

曦晨卻彷彿對他的提議很是不屑一顧,他嘴角滑出一個殘忍的弧度,握住霸天肩胛骨的手猛的用力,只聽啪啪嚓嚓的骨頭碎裂聲傳到每個人的耳中,霸天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

“天兒!”霸絕怒吼一聲,眼眶幾欲瞪裂,這麼多年來,他都沒捨得打過兒子一下,沒想到今天一個外人竟然當着自己的面將自己的兒子打殘。

“你找死!”霸絕紅着眼睛,提着刀,欲上前和曦晨拼命,即便明知道不是對方的敵手,可此刻也顧不上了,他只想爲自己霸家留下最後這一點兒香火。

可當霸絕看到對面那個嗜血的惡魔輕輕地緊了緊握着兒子脖子的手時,又不得不停下腳步,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衝上前去,那對方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捏斷兒子的脖子。


霸絕拼命地喘着粗氣,強行壓下內心的憤怒,他朝着曦晨問道:“你究竟要我怎麼做才能放過我的兒子?你要多少錢?我可以把我的全部財產都給你。”

“我要你的一隻手。”曦晨輕笑着搖了搖頭,一句石破天驚的話奪口而出。

“朋友未免欺人太甚了。”霸絕好不容易按捺下去的怒火騰地再次燃起,他對着曦晨厲聲喝道。

曦晨似乎根本就懶得搭理對面怒吼的的霸絕,輕輕地將手移到了霸天的另一個肩胛骨處,只見其手掌再次輕輕地一握,霸天的另一個肩胛骨也碎成粉末,霸天的慘叫聲再次劃破天際。

“你這個混蛋,我絕對會讓你生不如死!”霸絕眼睛已然泣血,他盯着曦晨憤怒的咆哮着。

“爹,我求求您就答應他吧,我真的受不了了。”霸天因身體的疼痛而劇烈的痙攣,他哀號着請求父親同意曦晨所提出的要求。

霸絕怒火攻心,聽到兒子的話,險些當場昏厥過去,一方面因爲曦晨的咄咄逼人,另一方面因爲兒子的不孝,危難關頭,他想到的竟然是將自己這個寵愛他的父親給出賣了。

曦晨此刻卻沒考慮這麼多,他聽到霸絕對自己的怒罵聲,輕聲笑了笑,隨便的一腳踢出,將霸天右腿的膝蓋骨踢得粉碎。

悽慘的哀號聲瀰漫在整個密林,甚至連對面的那些殺人如麻的野狼幫成員也感覺到陣陣涼意,從骨頭一直涼到心裏。這青年實在是太狠了,和他比起來,自己等人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心慈手軟的很。

霸絕此刻已經罵不出聲音了,他看着癱軟成一團的兒子,已經痛的喊不出聲音來了,他的心裏彷彿刀絞一般,佈滿兇光的眼神中此刻竟然流出淚來。

曦晨彷彿沒有察覺到一樣,又飛起一腳,將霸天僅剩的那條腿也踢斷,到現在爲止,霸天已經徹底成了殘廢,即使江湖上最有名的神醫來此爲他醫治,也絕對擺脫不來一輩子躺在牀上的命運,更何況他是否能活着離開這裏還尚是未知之數,畢竟目前他的性命還是掌握在曦晨手中,曦晨只需一個念頭便可將其徹底的扼殺。

而霸絕的眼淚並沒有博得曦晨的同情,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他殺害那些無辜的百姓時可曾憐惜過那些人的淚水,如今天理循環,這都是報應。

“你還有最後一個機會。”曦晨衝着霸絕輕笑道,彷彿方纔所做的那一切,對他而言只是家常便飯一樣,絲毫沒有感到任何的不適。 (預計下一章將會在八點左右……)夢天的身形,直接是從當初下來的地方再次飛上了峽穀穀口。

在得知了那三大王將和一大皇將的實力之後,夢天便是直接放棄了進去再闖一闖的念頭。

先不說那三大王將和一大皇將自己能不能對付,光是到最後全是聖階巔峰乃至是至尊境界的亡靈生物,就不是夢天所能夠對抗的。

夢天在思考一會兒后,最後還是決定回到地面之上,等什麼時候突破到天劫三境之中的人劫之境時,再來這裡取走創世聖卷。

而此刻夢天的身形,則是穩穩的落在了峽谷之上。

此時天上的太陽,正停留在天空的中間,便是表示現在只是正午時分而已。而此時的亡靈峽谷邊緣,因為夢天跳下去,早已是吸引來了無數的遊客。


無數泛著震撼的目光都是投向了亡靈峽谷之內,畢竟,這麼多年,夢天也算是第一個敢下去的人。

而那名紫衣少女則是靜靜的站在那裡,目光有些擔憂的看著峽谷的邊緣,一直在祈禱著夢天不要出事。

而當夢天的身形再次回到峽谷之上時,頓時引起了一陣騷動和漫天的驚呼聲。

「我的天哪,他竟然活著出來了?」

「看上去,他似乎沒有受什麼傷啊……」

「這小子,也強的太過離譜了吧?竟然能夠活著出來?」

「……」

一道道震撼的聲音在此刻自峽谷之上傳當了開來,越來越多的遊客被吸引到了這裡。而在之後,夢天便是在一道道震撼的目光下,緩緩自亡靈峽谷的邊緣走了出來。

紫衣少女早便是驚呆在了那裡,一張小嘴長的大大的。不過這也只是一會兒工夫,少女的臉上,便是流露出了興奮之色。

「冕下,冕下……」

少女直接是跑到了夢天身前,興奮的抓住了夢天的手。

「太好了,冕下您沒事真是太好了。你可真是太厲害了,竟然能夠毫髮無傷的從亡靈峽谷出來,嘻嘻……」


夢天看著這名少女,少女的相貌,的確跟薇兒長得差不多,這一時間,令得夢天差點將她看成薇兒。

「嗯。」

夢天淡淡的答應了一聲,然後便是自少女手中抽調了胳膊,繼續向著峽谷之外而去。

「冕下,面下等等啊……」

「怎麼了,還有什麼事么?」

夢天被這小丫頭纏的也是有些煩了,直接是頭也不回的問道。

「冕下,還請您幫助我的家族解脫危機。」

說著,少女便是跪了下去。

「我說過,沒有令我滿意的報酬,我是不會幫你的。」

說完,夢天便是直接繞過少女繼續向前走去。

「冕下……」

少女再次擋在了夢天的面前;「我不知道有什麼東西能夠讓冕下感興趣,但是,我們家族中卻是有著一處清泉,其中有著極為濃郁的水元素。聽爹爹說,那處清泉似乎叫做『碧水泉』。」

「哦?碧水泉?」夢天眉頭一挑,眼中卻是流露出了驚訝之色。

「嗯嗯,沒錯。爹爹還說,那處碧水泉,似乎對於參悟水之力很有用處,並且其中蘊含的能量,也是極為龐大。只不過我們家族中弟子天賦有限,在那泉水中浸泡之後,也只是提升了一些實力,並沒有一個參悟了水之力。所以,我想,大人應該會對他感興趣吧?如果這個還不能讓大人滿意的話,玲兒、玲兒還願意做冕下的侍女,服侍冕下。」

當玲兒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聲音已是有些低不可聞。但是,憑藉夢天的實力,他依舊是聽得清清楚楚。

夢天一怔,然後哭笑著搖了搖頭,這小丫頭,勇氣倒是不錯。只不過,夢天對於那碧水泉,還真是有著那麼點興趣。

要知道,前世的夢天,可正是依靠這碧水泉的泉水,花費了三個多月的時間方才參悟了水之力。如今再次遇到,夢天自然沒有理由放過。


「嗯……這個,我可以考慮。至於讓你服侍我,還是算了吧。」

夢天搖了搖頭,然後將少女從地上拉了起來,打量著這個跟薇兒長得差不多的少女。

夢天的心中,突然閃過一道奇怪的念頭。這個小丫頭,不會跟薇兒那個小丫頭是姐妹吧?

「冕下,謝謝,謝謝您!」

被夢天拉著站了起來,少女便是興奮的對著夢天連連道謝。

「不過,我現在並沒有什麼時間。你可以先歲我回去,我辦完了一些事情后,便是可以陪你去你的家族了。」

「沒事沒事,玲兒不急,大人只要有時間就好。」

「嗯。」

夢天點了點頭,然後直接伸出了左手:「抓住我的手,我們走。」

「是,冕下。」

玲兒依言緊緊抓住了夢天的手,然後夢天帶著玲兒,直接是在漫天崇敬的目光中,迅速消失在了這片天地。

……

安若王國,碼頭之處。

一艘巨大的上面雕刻著暗紅色巨劍的黑色巨船,緩緩的駛進了碼頭之中,引來了一道道疑惑和好奇的目光。

然後,一個個身著黑色鎧甲的魁梧戰士,開始自船上走了下來,在碼頭之上站成了一列。

「薇兒小姐的氣息,在那個方向么……」

吳東抬起頭來, 摁不住竹馬怎麼辦 ,在其身後,小斯等人也是將目光轉向了那裡。

「少爺應該也在那裡了,我們走……」

小斯點了點頭,然後揮了揮手,還不帶碼頭上的士兵上來詢問,那三十餘萬名黑甲戰士,便是在前面二十餘人的帶領下,直接是飛了起來。

「嘶……」

感受著那一道道強悍的氣息,碼頭之上的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然後目露震撼的看著那逐漸遠去的猶如黑雲一般的軍隊。

甚至有一些人都在猜測,這支軍隊,究竟是來自哪裡,來到這裡的目的又是什麼。

而在那支軍隊離去之時,在不遠處的天空上,兩道身影也是極速掠來。然後,兩方人馬同時停在了天空之上。

「少爺……」

吳東等人興奮的叫了一聲,然後后,除了小斯之外的其他惡魔之眸小隊成員,全部都是在天空上單膝跪了下來。

那般聲勢,直接是引來了下方一道道震撼的目光。而當他們看清天空上那名少年之時,臉上的表情,更是極為精彩。

而在夢天身後的玲兒見到這支軍隊時,小臉直接嚇得煞白。不過在見到他們叫夢天少爺時,一對美眸之中,更是泛起了震撼和興奮的神色。

夢天點了點頭:「都起來吧,下去聊。」

說完,一隊人馬便是在夢天的帶領下,浩浩蕩蕩的落到了安若王府的府邸之前。




Leave a Comment